两性故事

每天早晨六点就醒了,下面一整天都塞着蛋蛋

作者:admin 2020-05-31 12:00:59 我要评论

    第四百三十一章 大肆改革

    南怀王一手拦住她的去路,冷声问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子安好整以暇,“王爷这样问,我竟不知道怎么回答,我也问王爷一句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南怀王警告道:“你最好收敛一点,和你没有关系的事情,你独善其身最好,若是硬要插脚进来,有你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子安淡淡地笑了,“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南怀王眼底发狠,杀气顿生。

    刀老大见状,一把拦在子安的面前,横眉竖眼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南怀王见一个奴才也敢上前叫嚣,怒气顿时无法遏制,一掌就劈过去。

    刀老大嗖地一声拔出大刀,子安已经重新把大刀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敢对本王动刀子?你想死?”南怀王眼底闪过一丝暴戾,他倒是停了手,看着子安,“你的人,便是这么嚣张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的人一向嚣张。”子安峻声道,丝毫没有阻止刀老大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怀王扇了一下手,清宁阁的侍卫涌上,围住了刀老大。

    刀老大是以蛮力蛮招见称,这打法若速度不够快,那就不会是侍卫的对手,但是,这小子出刀是极快的,反应迅速,刀刀狠辣,不过十招,便逼得侍卫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子安看着南怀王那张俊脸快狰狞成鬼脸了,才淡淡地道:“小刀,回来。”

    刀老大收刀,退后两步,站在子安的身前。

    子安看着南怀王那张扭曲的脸,冷冷地道:“王爷,京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子安这话别有所指,南怀王听得出来,他脸上怒气陡然一收,冷笑起来,“是吗?王妃脸上的威风,本王迟早要撕下来。”

    子安回以冷笑,“好,我等着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招手,“走!”

    刀老大警备地看着南怀王,慢慢地跟着子安退出去。

    南怀王站在门口,看着子安的背影,阴冷地道:“夏子安,我们的梁子结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!”孙芳儿担忧地喊了一声,这个时候不宜和夏子安起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南怀王回头,冷冷地骂了一声,眼神极度厌恶。

    孙芳儿皱起眉头,强行摁下心头的不耐,她已经对南怀王越来越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着了她的道,我们也不必受她白眼,还有,她刚才说的同命蛊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南怀王回头,一步步走过去,眼神凶狠危险。

    孙芳儿有些不安,但是也知道不能再瞒着此事,便道:“是贵太妃授意的,在您和慕容桀身上下同命蛊,那样,慕容桀便不能杀您,因为您死,他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死呢?”南怀王冷冽地问道,所谓同命蛊,便是生死同命,生一切生,死一切死,他不傻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死,王爷有三天的时间解蛊。”孙芳儿道。

    “解蛊的方法只有你知道?”南怀王冷笑。

    孙芳儿抬起头,面容苍白但坚冷,“是的,只有我知道,同命蛊需要下蛊人的鲜血,所以,要解蛊,也必须要用我的血,我一死,同命蛊再无人可解。”

    南怀王眼底狂怒成猩红,随即敛去,他坐在床边,伸手抚摸着孙芳儿白净的脸颊,“很好,这样你便为自己保住了性命,是吗?”

    孙芳儿沉默半响,“芳儿只为自保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本王会杀你?”南怀王不怒反笑。

    孙芳儿看着南怀王,“会吗?”

    南怀王盯着她,忽地笑了,伸手拍了她的脸颊两下,“你很聪明,但是,聪明也会被聪明误,你对慕容桀还没死心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对于一个没有感情的人,我早就死心了。”孙芳儿否认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死心,但是你也会死心的,他不是没有感情的人,他只是对你没感情,他对夏子安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只是做给旁人看的,他连我都不爱,怎会爱夏子安?”孙芳儿压根不信,她对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当初她都对慕容桀下了蛊,慕容桀还能跳出去,证明,他压根就是个没感情的人,只要他心底有丁点儿女私情的念头,丁点对她的好感,这个蛊都没办法解除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解除了,从而也证明了他是个没感情的人。

    南怀王脸上有残酷的表情,“你不妨看看,反正,你献的这个计策一定会把夏子安牵连进来,就看慕容桀到时候怎么对待夏子安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孙芳儿信心满满地道:“他就算不杀了她,也会赶她走,他做事一向是这样,不念半点情分,你不也知道吗?”

    南怀王只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子安接下来两天都频繁入宫,不是为皇帝的事情,而是管理一下宫中的账。

    她统一查过这两年的开销账,内府也是抱着额头喊脚痛,因为这每个月的开销都是超出预算的,这也导致年底归账的时候超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子安看着一大堆的账本就愁白了腿毛,宫中开销太多,虽说是有分门别类,但是分得不够仔细,例如,进了绸缎,只有一个总数,但是各宫分去多少,也没记下来。

    “账本怎么会这么乱?”子安问内府总管,真的想骂街了。

    内府总管可怜巴巴地道: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,皇后娘娘之前下令,账本只需要记一项的总账然后归纳整支出的总账里。”

 &

nbsp;  “各宫领取东西,也都没记账吗?”子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了,但是不详细。”内府总管说。

    子安皱着眉头道:“以后除了每月分发的东西之外,但凡额外取的,都要申请,药材不要归纳内府管,让直接去太医院,我会安排人在太医院专门处理各宫药材的申请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不能取几斤炭都得申请吧?这样会不会太麻烦?”总管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?”子安冷笑,“每月分发下去的,本来就够各宫一月所用,例如绸缎,桐油,银炭,针线,都是足够的,只是额外取的才需要申请,哪里麻烦啊?”

    “那补品类也归入太医院管吗?”总管见子安不好欺负,便妥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一并拨人太医院,要取补品,得先到梅妃那里申请,梅妃同意之后,拿着梅妃盖章的单据去太医院领取,药物不需要经过梅妃,可直接去太医院申请,太医院觉得有必要,才会给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各殿的床帐被服、舆轿车子、花毯装饰等方面的费用,一律节省,尽可能不额外支取,四季衣裳按照位分派发之后,也不能再额外领取绸缎布匹,灯油火蜡各项都得节省下来,各宫廊前乃至院子的风灯,不必五步一盏,改为十步一盏。”<!-- 69s:85258:26396603:2019-08-05 04:36:04 -->
相关文章
  • 每天早晨六点就醒了,下面一整天都塞着蛋蛋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,啊唔啊嗯...
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,呻吟_m开腿绑在...

  •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,警花短裙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