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男朋友老是抬着我的腿,160斤的胖女孩发型

作者:admin 2020-02-26 12:01:18 我要评论

    如果没有再见到这个排行老九的姐姐,她几乎忘了,沈初夏是因为喜欢徐东尼,才不愿意随从父亲的楚排嫁给楚锐泽的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源头,是因为徐东尼。因为,他们姐妹俩同时喜欢着这么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而且,在这些年头,她从未和徐东尼提及自己是a市富豪沈家的女儿,她只告诉徐东尼,自己只有一个母亲。

    其实,她暗恋着徐东尼,关注着他的一切,却从未让徐东尼了解过她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,那就好好介绍一下,我们先找地方坐坐。”

    徐东尼没有发觉两人之间的暗涌,沈初夏眼神犀利地看着悠离,却开口道:“东尼哥,我说的一起吃饭,是指我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徐东尼一怔,停下脚步,悠离却轻松一笑。“我也没打算去,学长,我今天有事情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离,你分明在刻意躲着我。”他不悦了,眼神有些冷。自从在会所里逃走后,他就觉得阿离对自己越发的疏远。

    手腕被东尼给牵制住,就像赌气得恋人一般,悠离心底涩涩地,怎么也甩不开东尼的手。

    在两人僵持不定间,前方地灯瞬间闪了一下,拦下了三人的路,三人下意识地用手遮住双眼。

    是一辆崭新地黑『色』轿车,冷肃高贵,最新出款的法拉利。

    车船缓缓降下,『露』出楚锐泽俊美地脸,此刻他探出头来,眯着眼,饶有兴趣地看着拉扯地两人,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在他们牵着的手。

    悠离乍一看,触电般,立马抽回手,朝着楚锐泽那儿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放学了,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淡淡地声音,却让她心头一紧,她咬住下唇,有些不悦地凝视楚锐泽。“你来,为什么不给我电话?”

    他一笑,明目张胆地将她的手拉近窗口,吻了一下。“只想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是够惊喜的,都快吓出心脏病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连最后一点空间也不留给我吗?

    打开车门,就要将自己塞进车里,徐东尼大步向前。“阿离,他是你谁?”

    她的双脚快发颤了,只想着楚锐泽立马开车走人,可惜,敏锐如他,又怎么可能按照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“你是徐东尼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这气氛不对啊,学长看着楚锐泽分明是有敌意的,那么浓烈。她的全身冷热交替,仿佛生了一场大病,很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“学长,我改天和你说,我现在要走了。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看着车远去,徐东尼一阵失落,沈初夏望着车尾地背影,恨地身子发颤。楚锐泽为什么会和悠离在一起?

    这丫头,半年前和他离婚,这会儿又勾搭在一起,到底是什么意思?果然,还是和她母亲一样贱,后悔了,又想重新爬上枝头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有意思了,你和你姐姐是不是同时喜欢那个男人?”

    她不敢回答,头搭在窗口边,似乎没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楚锐泽将车子开到湖边,缓缓向后的景『色』停滞一旁,楚锐泽不悦地看着悠离,睥睨着她,手指落在她的脸颊处,强制『性』地将她脸掰过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乖,我说了多少次了,我问你问题的时候,你必须老实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信,你心里不是有答案吗?为什么非要我开口?”都说聪明人总喜欢装笨,她讨厌楚锐泽在那装『逼』。

    如果她说不喜欢,他会觉得她骗了他,如果她说喜欢,他也不会放过她,倒不如不说。

    “楚锐泽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楚锐泽……”她忍不住挤出泪水。

    盯着她苍白地脸,脸上原本冷凝地神『色』缓缓散了去,抚『摸』着她垂落地长发,他冷漠道:“小东西,我讨厌目中无人,我上回不是嘱咐过你了吗?我不喜欢别人碰你,你老不记住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视若无恐地对她上下其手,他是恶魔,一定是!

    她恨恨地看着他。“有本事你就把我关起来,这样谁都碰不到我了,楚锐泽,你是大爷,你是二大爷,你全家都是大爷!”

    这男人,怎么这么喜怒不于『色』啊?她都『摸』不透他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我全家都是大爷,大爷我好心赏你一份礼物。”将她衣服整理好,她愣在一旁,僵持着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的手机随意地扔在一旁,屏幕不断地闪亮着,却没有声音,一如他这个人。悠离见它一闪又一闪,固执地亮着,一把就拿到他面前。“楚锐泽,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把电话调静音,自然是不想被人打扰,再大的事情都不是事情,可偏这丫头,有点爱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余光轻微地撇了一下屏幕,倒是自己的助理秦项打来的电话,以前他若第一个电话不接,秦项便懂得他不想被打扰,这样不厌其烦,只怕有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把手机压在我耳朵上。”

    虽然哼了一声,但还是照做,看在他送她礼物地份上,她不会再计较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她见他楚静在一旁听了几分钟,最后冷肃一声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车子开到京华酒店,原本是准备带这丫头去吃饭的,看来今天是不行了,将她送到大厅,嘱咐几声。“你在这里等我,直到我来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锐泽要走了?看来那电话打得可真是时候,眼睛一亮,别提多乐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事情很紧急,走的时候,没有分别,他和她形式虽是情人关系,可这样看来,她看他不过是路人。

    楚锐泽一走,她就跳了起来,欢乐地不停,吹着口哨,她哪里想去等他?傻子才这么做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公司,转动玻璃门前,秦项已经等候他很久。楚锐泽的脸已经换上冷酷,凝聚成几缕看不见的寒冰。

    “他在大厅等候了很久,说了,见不到你不走,保楚撵也撵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从香港飞到这里不过一天的时间,他来的倒是及时。”

    大厅上一个男人翘着二郎腿,用报纸遮住了自己的脸,一见楚锐泽来,摘下墨镜,一脸殷勤。“楚总,您好啊。”

    楚锐泽冷淡的面容瞬间变得阴鸷,坐到他身旁。“这次又要多少钱?”开门见山,他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男人戳着手指,倒是没看他。“自从兰茜死后,我这颗心啊就一直痛着,楚总,听说你把悠离带回家养着了,这可怎么好,我怕,我这叔叔啊,一见到我可怜的侄女,就泪眼汪汪……然后不小心就说出其实那场车祸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张支票,楚锐泽执起笔,便签下自己的名字,一共三十万。

    足够让这个男人闭嘴。

    男人兴奋地拿起支票,往嘴里亲了亲,又朝着光线看了看,确认是真的后,立马『露』出殷勤地笑:“还是楚总爽快啊,我一定会去香港,

    去新加坡也行,马拉西亚也不错,一定不会让那丫头见到我的,反正她也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语毕,很爽快的离开公司。楚锐泽示意人去跟踪那个男人,阴暗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的寒谭。

    悠离和他这位叔叔实际感情不太深,是她母亲的亲哥哥,以前没进沈家之前,母亲在夜店卖笑,她便由这叔叔带着,只不过那是年幼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兰茜出车祸之时,有找过自己的哥哥,但具体的内幕,也许,只有楚锐泽自己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敢违反自己所做的承诺,必要的时候就打断他的腿。”楚锐泽下了这道命令,吩咐身旁的助理秦项记住,这已经是这男人第三次来这里要钱了。

    车祸当天,他是当时的证人之一,如果想要他永远闭嘴,也许只有让他死。楚锐泽的眼中出现了杀意。

    悠离在酒店大厅等了很久,她是迫于无奈才像傻子一样等

着,原本准备去打的士,才发现包包遗落在楚锐泽的车里,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,人也变得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咦哟,这是谁呢,我们家十妹,你怎么在这里呢?”不远处传来清脆地娇声,悠离遁声望去,沈初夏穿着淡绿『色』修身连衣裙,看起来端庄高贵。

    悠离挑了挑唇角,『露』出微笑。“九姐姐。”

    沈初夏冷冷哼一声:“叫那么亲做什么?我现在还是你九姐姐吗?”都和爹地断绝父女关系了,装得那么熟悉做什么?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你叫我十妹的吗?看来九姐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,没长记『性』。”

    沈初夏怒了,这臭丫头,她是从小都说不过她,她总爱玩字眼,然后乘机羞辱她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别以为出去了,就爽快了,瞧瞧你这身衣服,多寒碜啊。看起来就像给人擦地板的女佣。”

    这九姐姐,『性』子就是傲慢,还不都是父亲宠出来的?小时候她想要什么没什么,她九姐姐想要什么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打算不和她周旋,爱咋滴就咋滴,分道扬镳,各走各路,她要是喜欢东尼学长,有本事也自己去争,能争的到的,都算她的。

    眼见悠离无视,沈初夏双目一沉,怒气腾腾地拽住她的衣领,使劲地拉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样,是没和楚锐泽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怎么了,吃味了?后悔当初自己不选择楚锐泽了?她勾起一抹笑,这九姐姐人就这样,自己拥有的,从来不舍得给别人,看见别人好的,也喜欢去夺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我现在不住那破屋了,楚锐泽给我买了一栋别墅,你知道吗?那比沈家还豪华奢侈,衣服算什么,楚锐泽抖抖钱袋,我要他给我买一千件,他也会买。”

    瞧着沈初夏逐渐变成猪肝的脸『色』,她心里是一阵乐,原来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时,会觉得特别满足。

    傲然地转头,她就像只孔雀,那一回身,竟是令人妒恨。

    沈初夏顺然伸出手抓住她的发尾,她绑着马尾辫,被这样一扯,头皮剧烈一痛,沈初夏凑到她耳边,笑地阴森:“你啊,凡事就自以为是,楚锐泽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什么?哼,只怕他没告诉你理由吧,但我告诉你,沈悠离,当你明白真相之时,就是你下地狱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她拍着悠离的脸,不知轻重的打着。

    她力道自然是比不过这个姐姐,两人的个子就相差一截,力气也是,躲不是,她咬咬牙,『摸』着袋子里的手机,用死角狠狠地砸过沈初夏的头。

    沈初夏尖叫一声,松开了她,痛苦地蹲在地上捂着头,她的山寨手机摔落在大理石地板上,发出银铃地响声,随后裂开好几份。

    “我的地狱便是被你们赶出沈家的那一天,还有,我不姓沈,我姓叶。你记着,下次给你爹地带话,他会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会明白,我对他,从此不再有爱,亦不会有恨。

    楚锐泽忘记去接悠离,男人拿走了钱后,他又被公事缠住了身,等月『色』越发浓烈,他才记起悠离在那家酒店。

    想来,准备去接他,走到车库,脑海里闪过她狭促地眼神,聪明的她,应该懂得自己回来吧,像她那样的『性』子,又怎么可能傻傻地等着呢。

    笑了笑,便不再管她。

    时钟转向十二点,他明白不对劲了,通了电话,让酒店熟悉地人找找,附近有没有她,酒店的公关,说看着她早早离开了,独自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去哪里了?

    第一感觉,便是她逃了。他从来不主动去找人,也没有那样的习惯,可她消失这么久,

    他心里竟然莫名的出现躁动不楚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如果回来,一定狠狠地罚你。”

    冷着一张脸,准备离开,走到花园门口,便瞧见悠离熟悉地身影,她慢步地走在花园中,鞋子已经拿在手里,白皙柔软地脚丫子踩在鹅软石上,她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

    他大步一迈,一把就抓住她的手。“去哪里了?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你懂不懂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九姐姐欺负她,楚锐泽也在骂她,不被人尊重,没有自由的生活,何处才是家?黑暗中,她眼眶里积满泪水,抿着唇冷冷地凝视着楚锐泽。“你不是说去接我吗?你言而无信,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    “我太久没来,你不懂得自己搭车回来吗?”他大吼,实在讨厌她的顶嘴,他喜欢乖巧的她,温顺的令人心动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包包在车里,身上没有钱,怎么回来?楚锐泽,你再这么大言不惭,就给我滚开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地推开他,一直手捂着脸,想起九姐姐的话,心里就难受。‘你以为楚锐泽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什么?……等你明白真相之时,便是你下地狱的日子……’

    她确实不明白楚锐泽这样的男人,为什么会看上她,让她做他小情人。他从来不说理由,她自然不会去问。

    她不想问,自然是不想听理由,因为无论楚锐泽说什么理由,她都不会快乐。

    这丫头莫非是自己走回来的?他心一窒息,仔细地瞧着她的脸,发现她的脸颊有五个刮痕,强制『性』地将她抱住,她大叫:“放开我,楚锐泽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他低沉而冷声开口,一双墨眸,有些冰冷,闪着咄咄的光芒,让人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将她抱到沙发上,才发现她的脚已经磨皮,凝固地血『液』甚是骇人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什么时候才会学会长大?怎么这么不懂照顾自己?”他微微地倒吸一口气,小心地捧着她的脚『裸』,语气软软的,又恢复以前那般。

    她倔强地扬起脸,有些羞涩地将脚收了收,他的手粗糙,这样划过她的玉

    足,好似将她的身体也『摸』光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楚锐泽,不许你再叫我小东西,我有名字的”

    感觉这名字是在侮辱她年龄小,又幼稚。

    他将棉签重重地压过她的脚背,她痛地龇牙咧嘴,眼泪都挤出来,却始终不喊一声疼。“哪一天你不连名带姓的叫我,我自然也不叫你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相互尊重,从零开始。

    “那我应该叫你什么?楚楚,锐锐,泽泽,阿楚,阿锐,像阿猫阿狗的名字你喜欢?”她喋喋不休,倒是想占一点嘴上的便宜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自己也不说话,她干笑,下意识地用手掌推一下他的脸,靠自己这么近干嘛,害她心脏病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地倾身向前,似无关紧要,淡道:“选一个你喜欢的就可以。这脸,谁打得呢,这么狠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了,微微笑道:“好啊,那就叫你阿泽好了,阿泽,我一天都在酒店大厅等你,一『毛』钱都没有,我饿了,想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见她在转移他的注意力,岔开话题。沉默看她几秒,罢了,既然不想说,就不问。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便柔柔他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想吃的话,就自己去弄。”

    她傻眼了,这男人啊!没见到她坐在沙发上,脚疼得双腿都在发颤吗?明明是他丢下她不管的,难道不应该表示表示。

    好吧,她根本不指望这少爷能煮东西给自己吃,她是什么身份啊,小情人呗,类似保姆的存在。上了『药』,她也能自己走,只不过晃悠到厨房,打开冰箱,随便拿一瓶饮料填肚子了。

    楚锐泽开着巨大『液』晶电视,看着足球比赛,但余光却瞧着她将最后一口饮料吸进肚子,准备睡觉去。

    她脚疼,也懒的去煮,饿一天不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阿离,过来。”楚锐泽破天荒的,不叫她小东西了,原来换称呼,被他叫的如此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遥控换了青春偶像剧,他站起身子,自个儿走到厨房,她原本还未明白他的意思,听着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,才知道,他居然在里头煮饭?

    她是出现幻觉了吗?但这一定不是幻觉,楚锐泽即使围着围裙,依旧有种高贵地气质,

    近一小时后,她『揉』了『揉』双眼,楚锐泽已经将几婉饭菜摆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吃了再去睡,以后冰箱里不会有饮料。”晚上喝冷饮,是想胃死掉啊?他发现这丫头,生活习惯上,有很多『毛』病。比如,那晚睡觉,磨牙,说梦话。

    楚锐泽给她煮饭,是出奇迹了。在佣人的面前,这贵公子,连穿鞋都不动一根手指头的。

    闷闷地吃完饭,她擦了一下嘴。“我困了,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配我看会儿电视。”

    他拉住她,刚吃完饭,胃肯定无法消化,其实也是不想让她胃难受。硬是拉着她看自己喜欢,她觉得无聊的片子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,抱着小枕头,一脸的不满,是不是自己喜欢看,非得拉她下水,死男人。

    她喜欢看俊男美女,一切青春年龄喜欢的东西,无聊地战争片,看了十几分钟,打哈欠,昏昏欲睡,小脑袋被手掌支撑着,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楚锐泽肩膀一沉,她的头无意识地靠上来,脸上的划痕依然很明显,她驽着唇,似乎不满这个姿势,头朝着温暖地方向过去,便枕在他的双膝上,双手就环抱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他仔细看着她,才十八岁的年纪呵,就什么也没有了,他断然不会把她送回沈家。

    车祸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,而他也并非想要去欺骗她,他只是不想她这样的年纪充满了对这世界的恨。

    如果那一天,她没有那么果断的想要和他‘离婚’,他也不会对她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现在的种种,却要他费尽心思,不过,等有一天纸包不住火了,她会不会恨他?

    如果爱上他了,亦不会有恨了,你说是不是?

    周末,可以赖床的日子,就被楚锐泽从床上拉起。

    “阿离,穿好衣服,我带你出去。”他整理了一下领带,穿着黑白西装,双眼炯炯地看着正在『揉』双眼的她。

    “才七点。”她不满了,她清楚他周末是要去公司的,难不成也要带上她?老天,做情人,不是很舒服吗?怎么她却做到这份上了?

    “让你起,就得起,别废话。”去柜子里,抽了一件简单的裙子,直接扔到她的头上,把衣服拽到身前,双眼死死地瞪着他,见他回头,立马换上虚假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丫头,这样的表情别以为可以瞒的过他。

    楚锐泽没有先去公司,开着车在海基电脑城停下来,随便拉着她进了一家手机店,指着店里上百部手机道:“随便挑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她双眼瞪得老大,有些茫然地站在门口,楚锐泽这是在搞哪一出,他怎么知道自己手机没有了?

    他大力推了她一下,看了看手表,有些刻板道:“阿离,只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知道她手机没了,也不过是昨天的事情,他这人,有一点特别好,就是记忆惊人,观察入微。

    昨儿,她电话不通,他挂去酒店的号码,也是派人去问的,人家说了,在大厅找到了一架破损的手机,保洁阿姨顺便扫走了。

    不用钱的东西,不拿白不拿,选择手机的时候,便朝着颜『色』艳丽又花俏的区看着,俯着身子,看得到是很认真。

    23

    全 新 改版,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
相关文章
  • 男朋友老是抬着我的腿,160斤的胖女孩发型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,爱妃朕要被你夹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