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你放开我混蛋啊痛王爷,下载一套颈椎操

作者:admin 2020-07-11 14:38:53 我要评论

    明明是那么好看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他就是因为这个不来见我吗?”舒喻说完,咬着嘴唇,泪水肆虐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他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萧寂摇摇头,“这三年,我哥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中,就连婚礼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根本就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在萧释昏睡的时候,萧三爷做主将洗清秋嫁到了萧家。

    现在,纵然舒喻跟萧释见面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也都已经各自成家。

    萧寂突然觉得自己很混蛋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非要让他们见面?为什么非要将悲伤再重演一次?

    舒喻嫁给贺青翰,以贺青翰的性子绝对不会对她太差,这样过一辈不也挺好么?

    这样才是萧释所希望的结果吧?

    可他,他到底在做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萧寂你先出去。”舒喻慢慢地站起来,跪的时间有些长,她双腿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“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舒喻摆了摆手,“求求你,出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萧寂想了半天,深深地叹了口气,退出去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不放心,“我哥做了个手术,可能已经不记得你了,如果你看到他发脾气就赶紧离开,否则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舒喻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萧寂出去后,她锁上门。

    让她离开?

    好不容易抓到他了,她怎么可能让他离开?

    她死也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“萧释。”舒喻盯着萧释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那张脸,跟从前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只是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冷了些。

    她的手轻轻地放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绝世无双的脸上,带着些许的愁绪。

    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萧释,对不起。”舒喻俯下身,将额头靠近他的额头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除了对不起,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双原本修长有力的双腿,此时此刻瘦弱不堪。

    三年时间,没有知觉,没有锻炼,肌肉逐渐萎缩。

    舒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么好看的人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啊?

    她的眼泪落在他身上,双手颤抖地触摸着腿上的肌肉。

    绵绵无力,是典型的肌肉萎缩症状。

    “萧释,萧释,冰合,你,到底经历过什么?”

    他很凉。

    一如初见时的温度。

    甚至比那个时候还要寒冷,似乎还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萧释,冰合,你们,不管是谁,告诉我好不好?”舒喻紧紧地抱住他。

    没有人应答。

    寒气在蔓延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,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怎么,身体在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那吊坠是红色的,像是蒙了一层灰一般,灰蒙蒙一片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他也一眼就认出,这吊坠跟他那个是一对。

    “你,是谁?”

    他蹙着眉。

    明明很熟悉,名字也呼之欲出,可为什么想不起来了?

    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?

    头很疼。

    疼得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萧释。”舒喻搂住他的脖子,“你刚才还喊了我的名字,那个只有你知道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头好疼,好疼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萧释说不上现在是什么感觉来。

    “萧释……”舒喻推开他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办法跟你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眼泪几乎要流干了。

    她洗了把脸,冷水扑面的感觉令她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镜子中的自己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脸颊有些红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她,到底在干什么啊?

    一见到萧释,理智没了,智商也没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,立场相差实在太远。

    屋外的萧释似乎很痛苦,他似乎在挣扎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萧释。”她跑过去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头疼。”他微微睁开眼睛,眼睛有些模糊,“头好疼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中带着撒娇的成分。

    “有很多碎片,我想不起来,我一想到跟你相关的事就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舒喻将他抱在怀里,拿过他脖子上的吊坠。

    将他的吊坠与自己的吊坠放在一起,合成了一朵花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花的模样,跟她心口的那枚朱砂痣的形状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萧释。”她低下头,语气喃喃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你会遭遇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萧释紧紧地蹙着眉头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看到她难过的模样,他的心会那么疼?

    明明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可,那种熟悉的,难过的,温暖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云影……

    这个名字,他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前,是认识她的吧。

    还是很熟悉很熟悉的那种认识。

    不然,以他那种深度洁癖,不碰女人,也不能允许别人将鼻涕眼泪蹭到他身上的人,怎么可能会让这个女人抱着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跟鼻涕都蹭到他被子上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仅不嫌脏,还想着帮她擦拭。

    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,他仿佛要融化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寂攥着拳头,斜倚在门外听着屋子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紧紧地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这一步,一直到现在,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当年,舒喻要结婚的消息传来时,萧释选择了遗忘。

    忘却这段记忆,忘却关于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小,考虑问题不成熟,便与叶容源定下,等十八岁成年礼的时候,一定要让萧释与舒喻再见面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那个眉宇间跟萧释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孩,搂着贺青翰的脖子叫爸爸。

    舒喻跟贺青翰站在一起,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,隐隐觉得自己做错了。

    “萧寂。”林星河抄着手,从远处走来。

    “星河。”萧寂蹙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林星河看他的样子有些不对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他们见面了,你怎么反而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星河,我觉得我做错了。”萧寂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哪有什么对错?”林星河抱了抱他,“让他们再见一面,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?”

    萧寂摇摇头,“我并没有开心的感觉,也没有放松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相反,我觉得很压抑,很沉重。”

    “星河,那孩子叫柑桔吧?柑桔那么粘着贺青翰,他一定是把贺青翰当成了他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想象后果。”

    林星河深深地看着他,“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两个一辈子都不见面,你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萧寂动了动嘴唇,还想说什么,终究化成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见与不见,都是一场孽缘。

    “我哥的表现很奇怪。”许久之后,他才说。

    “叶容源的手术很成功,我哥应该完全忘记她了,可现在,我哥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个……”林星河蹙了蹙眉头,“叶容源告诉过我,他虽然给萧释做了手术,但没做彻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医学上的事情,我的天分远远没有叶容源高,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。大概的意思就是,如果不刺激萧释,萧释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记起还有舒喻这个人来。但一旦受到了强烈的刺激,记忆就会恢复。”

    萧寂愣了好半天。

 &nb

sp;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哥表现那么奇怪,是因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?”

    林星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哥,被叶容源切除的记忆,要恢复了?”萧寂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“不是切除,一开始叶容源就没打算切除萧释的记忆。”林星河摸了摸萧寂的头,“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寂抓住他的手,“星河,你可知道贺青翰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林星河顿了顿,“这些事情,不如交给他们自己处理?我们插手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想见见那孩子。那孩子该叫我声叔叔,是货真价实的叔叔。”萧寂提起柑桔的时候情绪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林星河摇了摇头,揉着他的头,“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枫岚酒店有儿童游乐区。

    贺青翰正带着柑桔荡秋千。

    林星河和萧寂到来的时候,柑桔瞪大了眼睛扑到林星河身上。

    “美人哥哥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他嘿嘿笑着,“我就知道美人哥哥你舍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柑桔,你叫柑桔是吧?”萧寂捏着他的小脸,“你该叫我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来,叫声叔叔听听。”

    柑桔撇了撇嘴,往林星河怀里你蹭了蹭,“不叫。我妈妈跟我爸爸说,不让我跟陌生叔叔说话。”

    萧寂额角的青筋跳得很愉快,“那星河也是陌生叔叔,你怎么还投怀送抱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叔叔,是美人哥哥。”小柑桔理直气壮,“长得那么好看的人,怎么可能是坏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寂嘴角抽了抽,这熊孩子的逻辑。

    “来,小柑桔,哥哥抱。”林星河将柑桔抱起来,“柑桔,我们去那边钓鱼怎么样?”

    柑桔眼睛晶亮,“嗯嗯,我喜欢美人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啪嗒一声亲到林星河脸上,对着贺青翰摇手,“爸爸,我去跟美人哥哥钓鱼,你等我一会好不好?”

    贺青翰点点头,“要乖乖的,不要调皮,也不要给美人哥哥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小柑桔点着头,“美人哥哥,爸爸同意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星河对着萧寂点点头,抱着小柑桔离开。

    贺青翰从一旁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两瓶饮料,扔给萧寂一瓶。

    “小狼狗真是长大了,会咬人了。”他轻轻地笑着,“你支开柑桔,想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寂紧握着饮料瓶子,“柑桔,把你当成亲生父亲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?”贺青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骗他?”萧寂有些怒气。

    “骗他?”贺青翰笑了笑,“难道我要对小小的他说,我不是你亲生父亲?你的亲生父亲不要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寂攥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舒喻生柑桔的时候大出血,差点死掉。”贺青翰喝了一口饮料,轻轻地说,“他们还能活着,可以说是死里逃生。”

    “呐,你知道柑桔的大名叫什么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寂蹙眉。

    “贺雪深。”贺青翰笑着,“拼死生下柑桔之后,舒喻一直处于半醒半昏迷状态,七天之后才真正醒过来,一个月才敢下床。”

    “她快生的那会,我抱着她去医院,她身上的血把我的衣服全部染红了。那些鲜血,只是看着便觉得触目惊心。”

    “雪深,血深。”

    萧寂突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生产的舒喻,生死存亡之际,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没有在身边。

    在舒喻最危险最难过生命垂危的时候,是贺青翰在陪她。

    令她从低谷中走出,令她这三年来活得舒心的人,不是萧释,是贺青翰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,萧寂突然觉得,他根本资格指责贺青翰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没有立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贺青翰依然在笑,“柑桔很粘我,是因为刚生下他那一年,舒喻身体很不好,大部分都是我在带他。”

    萧寂紧紧地攥着拳头,“你为什么要娶她?”

    贺青翰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将饮料瓶子捏扁,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,“自然有我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萧寂的脸,“难道你不应该问,她为什么会嫁给我?”

    “以她那种性子的,能放弃萧释嫁给我,你不应该更好奇吗?”

    萧寂动了动嘴唇,“为什么?”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觉得说话都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贺青翰叹了口气,“柑桔一周岁的时候,被人贩子拐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人孤独无助,一直在哭,哭得肝肠寸断的。我把柑桔找回来的时候,她答应了我的求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最开始那一年,萧三爷一直想夺走柑桔吧?”他眯着眼睛,“就凭我的力量是无法跟萧三爷对抗,所以,想要柑桔不被夺走,只有寻求贺家的护佑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贺家会无缘无故保护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?”

    萧寂震惊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舒喻嫁给贺青翰,这背后竟然还有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那会,除了恨她,怨她,根本没考虑过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我娶舒喻,自然有我的目的。”贺青翰垂下眼,“但我想告诉你的是,柑桔一直到一周岁都没有名字。她一直在等着萧释取名。”

    萧寂紧紧地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他的手放在脸上,仰头,不让眼泪流出来。

    他,这次做的事,到底有多离谱,多混账?

    “啊,对了。”贺青翰的语气云淡风轻的,但萧寂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悲伤,“就在接到你请柬的那一天,舒喻对我说,这三年,她已经等够了。”
相关文章
  • 你放开我混蛋啊痛王爷,下载一套颈椎操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