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女人可以自学哪些东西,宝宝喜欢用力撑腿绷直

作者:admin 2020-09-12 10:35:10 我要评论

    沉亦风转身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,张茵还在包里翻着纸巾,等她拿出来的时候,沉亦风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眼泪越来越多,不是她想哭,是她还有话没说。

    找出了一张纸条,张茵小声的念道:

    “我安排了一场相遇的梦,幻想舞台上的我是穿着新娘的礼服。我明知道遇到了不可控的因素,但是你身后的牢笼牢牢把我困住,你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摆脱束缚,我却被你上了枷锁……甘愿被你征服……”

    张茵念着念着就哭了,极力的抑制住想嘶吼的心,刘海依附在汗水上的时候,张茵总算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看着风把纸条扬起,轻盈的被吹出去很远,她伸出去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。这一别,一定还有机会再见,只是……只是她无法再做透明人,可是,也舍不得做朋友……

    沉亦风走的很快,这一次他也没有说声感谢,就像上次她快速的上车,扬长而去的身影,连影子都摸不到,就碰了一鼻子的灰。

    沉亦风暗骂自己绝情,这一切也许早有安排,当主唱的眼光看向张茵的时候,那分明是鼓励的眼神。见惯了明争暗斗的商场之后,沉亦风一眼就明白了这背后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能说,感谢的话是无法表明的,因为他知道,他的归宿不在这里。心有些隐隐作痛,这个女孩,他是心仪过的吧,只不过,单纯的有好感,却谈不上喜欢,更提不上爱。

    沉亦风突然觉得张茵有些可悲,自己是如此无情的人,她却像飞蛾一样,甘愿为自己做这一切。沉亦风冷笑了一声,可惜这一切都是没有回报的,心寒。

    那颗躁动不安的心终于是停了下来,他把思绪从张茵的身体里抽离出来,随手拦下了一辆的士,说了目的地之后,便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张茵不知道会不会路过这条路,沉亦风有些担心,他最害怕见到女孩子哭,他有很多手段可以让人臣服,却无法让人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的负能量,都是因为他的冷酷自私传递出去的。他没有资格再去假惺惺的欺骗她,装作如无其事的说一些肤浅关心的话。

    好在并没有遇到,两条不一样命运的线,终究无法再次交集。

    其实想要制造相遇,谁都有机会,沉亦风不想,张茵不敢。

    沉亦风到酒店的时候,苏可欣还在熟睡,沉亦风小心的去洗漱,生怕吵醒了她。

    水很热,总算是冲散了前面积累起来的疲惫,沉亦风洗完澡后,便坐在阳台的椅子上。应该要下雪了,沉亦风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拿出前台买的烟,沉亦风拿出了一支,想了很久,还是点上了。已经一年没有抽烟了,再次闻到烟味的时候,除了有些怀念以外,略微的有些刺鼻。

    斜靠在椅子上,沉亦风微微的吐出一口烟圈,把烟盒丢在了阳台边上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他只会抽一支,对于烟,他没有需求,也没有瘾,只是有些烦心的时候,会点上一根。在这之前,还是一年前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再吸了一口,感觉头有点沉,但是明显察觉到自己的血液再快速的循环。手指间夹着的烟在夜晚格外的醒目。

    就如同夏夜的星星一般。

    思绪如潮涌,沉亦风想把最近的事情都理清,却找不到源头。好像无论是感情,还是事业,都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吴菁菁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,他有些后悔当初会找上她。但是现在怪不了她,因为是他先招惹的,这一切罪恶的开始,都是他亲手引起的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想多了就会麻木,沉亦风一开始引发的仇恨,现在也被另一份特殊的感情取代,并且压的它死死的。

    沉亦风把还剩一半的烟掐灭,然后去浴室洗漱了一番,感觉自己身上没有烟味的时候,才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明天还要计划一下去哪里玩,又是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沉亦风躺下还没有多久便睡着了,这一觉睡的很踏实,早上苏可欣醒来的时候,他还在做梦中,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苏可欣起床洗漱完之后叫了早餐,简单吃了一点便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。沉亦风还没起来,所以她不知道今天要去哪里玩。

    昨天虽然回去的比较早,但是一直反反复复的睡不着,沉亦风回来的时候,她也是刚睡着。

    鼻子有点塞,好像是感冒了。苏可欣简直是恨透了自己的这个体制。

    凌晨的时候下了点雪,并不大,连草皮都没覆盖,一上午过去了,都融化的差不多了。今天有一点太阳,可是气温依旧低,即使开着暖气,苏可欣都穿的厚厚的。

    沉亦风起床的时候,苏可欣已经吃完了早餐,但是给沉亦风留了一点。沉亦风吃完早餐后就开始联系集团的,先开了个会,然后让德叔去了极光公司。

    苏可欣也开了视频,利用远程会议,把今天的所有事情都交接完毕了,德叔过去只是帮忙看一下,决定权还是在苏可欣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昨晚休息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沉亦风打完电话,苏可欣率先开口说道。沉亦风点了点头,揉了揉太阳穴,没有喝酒,可是头却很昏沉。

    “今天咱们去会展中心看一下,有一场商业会议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商业会议,在沉亦风口中的是一个会议,但是在苏可欣的眼里,它只是一个炫富的舞台。每个人都会说出自己集团的优势,然后依靠资源整合的关系,把自己的长处完美的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以极光的实力,根本是没办法进场的,但是沉式集团却不一样了,所以沉亦风是可以直接进去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,没什么好玩的,我还是去外面转转吧,昨天都还没有转完。”

    苏可欣虽然接手了极光,但是对于商场还是有种排斥的心理,或许是小时候的阴影,她现在最不想出现的场合就是这种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或者是你在酒店等我,我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,沉亦风去只是出席一下,并不会听他们演讲。他是后生,那些人都是前辈,所以根本聊不到一块,也有代沟。
相关文章
  • 晚上看到蝴蝶预示,爸爸将我锁家里了

  • 女人可以自学哪些东西,宝宝喜欢用力撑腿绷直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